数字化转型驱动 年内36家外资银行分支机构“关停”

数字化转型驱动 年内36家外资银行分支机构“关停”
近年来,受数字化浪潮等因素影响,以国有大行为代表的商业银行网点纷纷“关停”。数据显示,截至目前,今年已经近有3000个网点(包括外资)被裁撤,在此背景下外资行表现如何?(具体见文末图表)
  12月20日,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据银保监会信息统计,截至目前,今年已有3家外资行分行、33家外资行支行退出,同时有7家外资行分行、6家外资行支行开业,即退出数量多于新开业数量。
  具体来看,退出的36家外资行分行或支行中,东亚银行(中国)、汇丰银行(中国)分别占据16家和9家,渣打银行(中国)、华侨永亨银行(中国)均退出2家,其他7家银行均退出1家分行或支行,且阿布扎比商业银行、瑞典商业银行退出后在内地不再有分行或支行。
  而新开业的13家分行或支行中,汇丰银行(中国)、渣打银行(中国)分别有1家,其他11家银行今年未关闭过分行或支行,特别是上海商业储蓄银行为首次在内地开立分行,巴基斯坦哈比银行、韩国釜山银行在内地开立第2家分行。
  36家分支机构“关停”
  从具体外资行来看,东亚银行(中国)、汇丰银行(中国)共计退出25家支行,占全部退出的36家分行或支行的近70%。
  此前,汇丰相关人士回复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对服务渠道适时评估并按需优化是日常工作之一,目前汇丰仍是内地规模最大、网点最多的外资银行,“为了更好地服务数字化时代的客户需求,一直不断改进服务模式,通过加强数字渠道建设等措施持续改善营运效率和提升客户体验。”
  9月底,汇丰银行(中国)南京河西支行开业,也是汇丰银行(中国)今年在内地开业的首家支行。截至目前,汇丰银行(中国)在中国内地的分行、支行数量分别为34家、130家。
  据了解,汇丰银行(中国)在内地的服务网点中,近三分之一位于长三角地区,覆盖包括南京在内的15个主要城市。汇丰银行(中国)副行长兼财富管理及个人银行业务总监李峰在上述支行开业仪式上表示,南京以及长三角区域经济发展潜力给财富管理市场的纵深发展带来多重机遇,较高的市场开放程度为重视创新和客户体验的财富管理服务带来广阔前景。
  财报显示,截至2019年末,汇丰银行(中国)总资产为5247.97亿元,2019年实现营业收入、净利润分别为129.32亿元、44.55亿元,同比增长2.46%、14.41%。
  而东亚银行方面,今年3月东亚银行(中国)原行长林志民离职,其在东亚银行工作达30年;7月,东亚银行(中国)董事会宣布任命何舜华为执行董事、行长,何舜华此前任职汇丰银行(中国)。
  今年也是东亚银行(中国)进入内地100周年,10月29日何舜华在相关活动上表示,作为首批与领先互联网平台合作并布局移动金融的外资银行之一,东亚中国将继续积极加快数字化转型,着力把握交叉销售机会,为客户提供更优质便捷的服务和产品。“正充分利用大湾区内网络全覆盖的优势,重点推进跨境金融、贸易融资、财资管理等业务,力争为大湾区内企业和个人提供专业、全面的金融服务。”
  统计显示,截至目前,东亚银行(中国)在内地仍有31家分行、51家支行。
  外资机构总数已超1000家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壤壤,皆为利往。
  除东亚银行(中国)、汇丰银行(中国)外,较为特殊的还有阿布扎比商业银行、瑞典商业银行,以及上海商业储蓄银行、巴基斯坦哈比银行、韩国釜山银行。
  其中,阿布扎比商业银行、瑞典商业银行关闭上海分行后,在中国内地不再有分支机构,目前这两家银行网站均无法打开,公开渠道也未查询到其财务报告。
  而上海商业储蓄银行则是首次在中国内地设立分行,其于1915年在上海创立,并于1954年在台湾重新注册登记。2019年财报显示,其在全球设立有香港分行、同奈分行、新加坡分行、曼谷代表处等,内地还有上银融资租赁公司,并提到其无锡分行获监管部门批准筹建,将尽快开业。
  巴基斯坦哈比银行、韩国釜山银行则均是今年在中国内地设立第二家分行,巴基斯坦哈比银行乌鲁木齐分行开业于2016年,韩国釜山银行青岛分行开业于2012年。
  据中国银行董事长刘连舸今年10月份的文章介绍,截至目前,外资银行在华营业性机构总数已达1000余家,近15年来资产规模增长了近10倍,累计实现的净利润增长了9倍多。
  “当前,金融业双向开放不断深化。一些外资银行依靠全球现金管理平台、投资银行、资产管理等跨境综合服务优势,给中国银行业带来一定的挑战。在日益激烈的竞争环境下,银行业要找到并保持自己的竞争优势。”刘连舸称。
  日前发布的中央关于制定“十四五”规划的《建议》中提出,要推进金融双向开放。
  央行行长易纲在辅导读本中解读称,推进金融双向开放,要在金融领域加快实现准入前国民待遇加负面清单管理;在坚持金融业务和金融机构持牌经营的前提下,统一准入标准,鼓励各类资本依法平等进入金融行业;提高参与国际金融治理能力,积极参与国际金融规则制定,加强与国际组织合作,推动建立多元、稳定的国际货币体系。
注:“分行/支行总数”为截至12月20日相应外资在中国内地的分行/支行数量
  (作者:李愿 编辑:周鹏峰)

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新浪财经APP

责任编辑:赵子牛